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imidigwoiyqe
发表于: 2019-7-13 19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

《狮子王》上映首日看到评分在不断的掉,在接下来的几天可以想见,这种趋势会继续。我不敢说自己是怎样的原作粉,但至少对原作抱有着十分的喜爱和尊敬。而对于眼下这部影片的评介,也很难排除原作的影响,《狮子王》是作为一个抽象概念而发生的。也正是在此意义上,我们可以超离动画片或者说是“童话故事”的层面,来看这一IP。
原版影片确是一部石破天惊之作,其nb之处无须赘言。相形之下,这部CG版的(由于没有任何人类,所以真的没法称其为真人版,姑且狭义的称其为CG版吧)作品就显得不那么讨喜。其实这并不难理解,打低分的观众总觉得没有期待中的好,在很大程度上这种失落来自于感官上的。这种失落的产生反映出虚拟和现实、甚至说电影这种艺术与生活之间的矛盾。举例来说,感官上的不讨喜,一个最主要的方面来自于表情,原版影片作为动画片,剧中动物的形象是拟人化的,而CG版中,为了表现其“真”,不得不放弃其中的“人性”,因为表情在某种观点中,被认为是区别人与动物的重要标志之一。另一方面表现在对物理世界的尊重。当其作为动画作品时,剧中活动可以在更大的程度上违法物理世界规律,比如动物的动作可以更加人格化、可以穿草裙、可以跳舞、抗击打能力可以很“不稳定”等等,但当面对一部“真”电影时,你并不希望这些在原版电影可能很出彩的部分被还原出来,这会使观众看得极为“尴尬”,因此,相比于原作充满想象和趣味的动作设计,“真”电影这会显得乏善可陈;同样的道理还出现在色彩层面,尽管非洲大草原的色彩已经十分丰富,但依然无法与动画片中的缤纷多彩相较,辛巴在原版电影中是一头红鬃,而刀疤则是黑毛,事实上你很难想象如果将其还原会有多么奇怪。以上种种,归根结底还是来源于现实与虚拟间的心理障碍。但我并不认为既然如此就不该拍成“真”电影的说法,抛开技术层面不谈,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部CG版作品的价值和闪光点。
首先,需要达成的共识在于,《狮子王》的作品价值,远远不是但从动画片这种形式上而言的,其在电影内核和文本层面,在很大程度上,是可以被奉为“卡农”的。而这些价值和内容,却在不经意间,被“动画片”的形式所“埋没”。在这一点上,CG版尽管会产生一定渐离效果,但却有助于我们进行冷静思考。这些思考是小时候看动画片无法触及的,也是即使如今看原版电影不会留意的地方。这也是可以回应部分观众对新版影片与原作故事文本层面不加“创新”的不满—对于“卡农”,任何的创新都应抱有着最为谨慎的态度去进行。

如果你回头细细回想两部作品,以及观影时的心态,你会发现,这一基于莎翁《哈姆莱特》基础上创作的儿童故事,有着许多并不英伦的美国价值属性。这些价值属性,回答了也建立了一系列儿童对于世界的未知和价值判断。
关于生死。我是谁?我从何处来又将往何处去?构成了存在的基本问题,由于对此的不解,死亡成了童年留下的人生阴影。因此,可以说死亡是成长的必修课,事实上很多问题都是死亡恐惧带来的,由于畏死故而贪生,欲望的扩张出于的是通过占有证明存在,继而抵抗死亡。对此,木法沙的解释是生命大轮回,这并非我们通常说到的释家之轮回,仅是单纯意义上的回转。通过浩渺的星空,他告诉儿子,亡者不死,他们只是转换了一种存在方式。你可以把它想作成了一颗星,也可以视为一粒沙,无论何种方式,他都是在告诉你,眼下的荣耀王国是美好的,但它并非是世界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荣耀王国是你当下的舞台,如今我们是表演者,曾经星空上安坐的诸位是表演者,将来后辈们是表演者,而舞台并不属于任何一位。也正是基于这一生死理念,影片向儿童传递了其基本政治理念。

很难想象,影片用一个世袭君主制的政体,向孩子们传递的却是民主的价值观念。木法沙告诉儿子,荣耀王国不是他的,他只是守护着而已,换句话说,君主在这里成为了国家的“守夜人”。尽管,作为国王,他们拥有一时间最为强大的个体力量和世袭的地位,但血统和力量都不天然是占有的理由,这舞台属于的是曾经、现在、未来在这里生活、表演的每一位演员。

与之相对照的,影片向观众展示了其对个体力量和权力的嘲弄。通过前半程对木法沙力量的尽情展示,以及随后面对角马群时的无力,直观的告诉小朋友,纵使以国王之能,也是无法阻挡人民的铁蹄的,个人的能力和权力终是无法对抗群体的。

后半程的夺权过程则显得极为讽刺,它极尽所能的向观众展示权力是怎样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。事实上你可以明显看出,母狮们并非不是刀疤和鬣狗们的对手,刀疤夺权的方式依靠的不是武力而是符号性权力,即狮群需要有雄狮,国家需要有首领;随后辛巴的夺权依靠的依然不是武力,尽管确实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大战,但就武力层面,辛巴的存在并不为战争的结果带来决定性的改变,他也不是一个擅长运筹帷幄或是临场指挥的统帅,但荣耀王国的政变他是不可或缺的决定因素。在这里,雄狮或者说首领成为了一个象征界的“阳具”,国家和人民在这里成为了“阳具”的缺失者,对于“阳具”的缺失使得他们选择了刀疤,娜娜的出巡也正是出于寻找“阳具”的目的,那来自辛巴在雄狮的狮鬃,让拉飞其寻到了“阳具”的踪迹。因此来讲,辛巴最后的胜利并非个体的胜利,而是符号性胜利,但其符号性胜利的同时,也就意味着其个体的失利,是的,他再次被纳入大他者的话语体系中,完成其父的轮回,实现其“阳具”的符号性意义和功能。这就木法沙曾经守护的、刀疤曾经觊觎的、辛巴曾经向往而后逃避的权力,一根“阳具”。

小时候观看原版动画片,我们看到的是辛巴的成长,是如何独立、如何面对自己的错误、如何化解亲人离去的悲痛;那么现如今,再看这“成人版”的影片,我们看到的是如何成为一个好的长辈,如何避免为后辈带来实在界的伤害,二十年前教子为人,二十年后教子为父。更重要的是,两相对比,它要你看看水中的倒影,经过了岁月的蹉跎,你内心可还是少年模样?可曾记得那个观看动画片时的自己向这个世界应许的初心?可还记得曾经父辈的嘱托?可曾记得你从何处而来、要往何处而去、你是谁?remember!remember!remember!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跳转到指定楼层
http://appseem.com/global-warming-essay/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主题:6732 | 回复:26702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